Sazheny

要开心!

Hp 你生于春天我来自寒冬

设定:

1.女主:Daisy  (文中用‘黛西’称呼)

2.生于1978年12月25日

3.哈利的亲姐姐

4.红发绿眸,长得像莉莉

5.高哈利一级,格兰芬多

6.跟哈利一起被小天狼星收养

(波特夫妇遇害的晚上,小天狼星被哭闹的黛西吸引,没去追小矮星彼得。后来他向邓布利多吐露实情,说当初换了保密人,邓布利多使用吐真剂之后确定是真的,于是给小天狼星做了担保,小天狼星免了牢狱之灾。)



第五章.



“赫敏真好,她挺身而出,使我们摆脱了麻烦。”罗恩承认说,“不过也确实是我们救了她。”

“如果我们没有把那东西跟她关在一起,她也许就用不着别人去救。”哈利提醒他。

“看吧,我早就说过啦。”黛西语气轻快,“赫敏是个好姑娘。”

他们从校医院回到了格兰芬多塔楼,哈利和罗恩一路上都在跟黛西说话,她的心情好了不少。至少提起那个巨怪,她不会再因为愧疚而掉眼泪了。黛西挽着他俩的胳膊,一起来到了胖夫人的肖像前。

“猪鼻子。”他们说完口令,钻了进去。

公共休息室里挤满了人,吵吵闹闹的。每个人都在吃着送上来的食物。只有赫敏独自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哈利、罗恩和赫敏谁也不看谁,只同时说了句“谢谢你。”黛西察觉到三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小心挪步溜到一旁,为他们腾出说话的空间。她边看他们边走,不小心撞上了人。黛西回头,发现是弗雷德和乔治。

“对不起。”黛西说,被弗雷德捏住手腕拖到了角落里。“你干嘛?”他弄的她有些疼。

“我干嘛?你居然好意思问。”弗雷德戳了戳她的眉心,“我还想问你干嘛?”他看见她发红的眼角,心疼又气恼。

“你哭了?”弗雷德问她,“谁欺负你了?”他语气不好,却一脸担忧。

“没有。”黛西轻轻摇了摇头,“没人欺负我。”

“你那会儿怎么跑回去了?”乔治挡住别人投来的目光,“你不知道很危险吗?”他压低声音问。

“但是哈利和罗恩不见了啊。”黛西轻声说,“我必须要去找他们。”她不明白弗雷德和乔治为什么这样生气。

“这件事情交给教授们不行?”弗雷德没好气地说,“你总不能看着他们一辈子。”

“你该等着我俩的。”乔治叹息道,“你一个人跑过去,我们很不放心你。”

“黛西?”珀西从一旁走过来,“你刚刚去哪了?”

“我……”黛西有些为难,她不知道巨怪的事情该不该说。“我……”

“她一直在公共休息室待着,”弗雷德语气平淡。

“是我俩没有找到她。”乔治说。他俩替她隐瞒。

“看看,我就说。”珀西皱着眉说,“你俩一看不见她就慌成那样,太不应该了。我早告诉过你俩,她就算和你们走散,也会自己回来的。”

“黛西,你可不知道。我跟好几个男生才拖住他俩。”珀西说,“要不是我反应快,你们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事端。”

黛西抬头望着珀西,又看了看弗雷德和乔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到双胞胎举动背后潜藏的原因,黛西红了脸。弗雷德和乔治,会不会对她稍微有一点的喜欢?但也只要乔治一人就好了,黛西想,毕竟自己又不喜欢弗雷德。

黛西看着弗雷德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努力忽视心中的异样,她突然说服不了自己。好像弗雷德的衣服还披在她的身上,黛西闻到了阳光的味道,混着一丝青草香。

和自己从乔治身上嗅到的一样。

黛西脑海里不停闪现那晚的画面,弗雷德的脸离自己那么近,她差一点就能吻上。

“行了。”乔治出声打断珀西,显然不想他继续说下去。

“珀西,你如果想打架的话。”弗雷德威胁道,“我和乔治随便谁,你挑一个。”

“我说错了吗?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珀西不屑地说,“你们那点心思,谁不知道?”

“什么心思?”黛西小声问。

如果自己喜欢的是弗雷德,那乔治呢?她分明时常梦见他,梦见他同自己说话,陪自己看书,给自己挽头发。

黛西心脏砰砰猛跳,她想到了最坏的一种可能。

“他俩——”

弗雷德提起珀西的衣领,压低声音问道:“你非要在这会儿挑事是吗?”他仍没有放开握住黛西的那只手。

黛西头回见他俩发脾气,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不停劝阻双胞胎,让他们别冲动行事。

“黛西,你别管。”乔治冷着脸说,“他话太多了,欠收拾。”黛西心急,把他的胳膊搂进怀里。

乔治脑袋一片空白,瞬间红了耳朵,他的手肘隔着衣服贴上了她身体最柔软的部位。乔治没了方才的气势,他乱了呼吸,心跳如鼓。

“黛西,你放开他俩。”珀西势单力薄也不忘出言挑衅,“我还不信了,我作为哥哥搞不定他们?”

“珀西你少说几句。”黛西用尽全身力气来牵制双胞胎。“你俩别动手。”已经有人被他们的动静吸引,一脸好奇的看了过来。

“求求你俩了。”黛西轻声劝道,“弗雷德,乔治。我饿啦,你们饿不饿?我们去吃东西吧。”

“珀西,算你走运。”弗雷德深呼吸口气,松开了珀西的领口。“别再说多余的话。”

“哦,她不知道?”珀西看了眼黛西,她茫然无知,正用水汪汪的眼睛乖巧地望着他们。“你们也有没办法的时候?”他心情大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珀西,你今天没完没了了,是吧?”乔治没好气地说,“知道就好,别说漏了嘴。”

“走吧,弗雷德。”黛西柔声细语地说,“乔治,我们过去吧。”她指了指远处,罗恩正挥手招呼他们过去。

双胞胎终于肯挪动步子,和黛西一起走到罗恩旁边。哈利看见黛西,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就拉下脸来。他盯着弗雷德牵着黛西的那只手,像只眼里喷火的恶龙,随时准备扑上去撕咬计划抢夺自己宝物的人类。

糟糕!罗恩心里大喊一声。

乔治注意到哈利充满敌意的眼神,不以介怀地朝他善意的笑了笑,弯下腰头挨着头同黛西继续聊天。弗雷德对哈利俏皮地眨了眨眼,他嘴唇轻启,但没有发出声音。

哈利看懂了弗雷德的口型。

我喜欢你姐姐,他说。



“你们不是背负了诅咒吗?”黛西笑着问,“这么快就解除了?”

“什么诅咒?”赫敏问。她一脸忧愁地看着哈利和罗恩,“你们背负着诅咒吗?能解除吗?”

“没有。”哈利瞪了眼黛西,“你别听她瞎说,赫敏。”他正在看赫敏借给自己的《神奇的魁地奇球》,读得有滋有味。

“你知道的,赫敏。”罗恩说,“黛西跟那两个家伙待久了,头脑也变得不太灵光。”

“你最近好像躲着他俩?”罗恩没躲黛西软绵绵的拳头,任由她像挠痒一样的锤打自己。“弗雷德和乔治见不到你,寂寞的很呐。”

“谁说我躲着他们的?”黛西嘀咕道,“是我们没有机会见面罢了。”

“是嘛?”罗恩边写作业边说,“他俩可是跟我提过,说你一见到他们就跑,好像他们比斯内普那只老蝙蝠还要令人恐惧。”

“真的?”哈利一脸惊讶,“你不是跟他们关系很好吗?”那天万圣节晚宴,他没忍住揍了双胞胎,黛西为此发了很大的火。虽然哈利当场就被黛西按着脑袋给弗雷德和乔治道了歉,但她还是逼着他写了道歉信。从那以后哈利只是偶尔用言语表达一下不满,没再跟他俩起肢体冲突,因为哈利害怕黛西再生自己的气。

上回弗雷德和乔治没有还手,一声不吭地挨揍,没喊一声痛。哈利心里过意不去,除了黛西,他想不到其他任何理由,让双胞胎这样忍气吞声。

弗雷德和乔治性格有趣又聪明机灵,魁地奇打的也很好。哈利原本就很欣赏他俩,现在更是由衷地认为双胞胎是不错的追求者。如果黛西实在要跟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谈恋爱,他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是啊,今年关系好了不少。”黛西翻了一页书,“谁让你打了他俩,我有什么资格装作无事发生,继续跟人家嬉皮笑脸的说话。”

“我真的想不通,哈利。”黛西越说越气,“他们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犯得着这样处处针对他俩?”

哈利没心思继续看书,垂着头接受黛西的批评,一言不发。是小天狼星教自己这样做的,小天狼星信里说,如果谁对黛西有想法,就跟他打一架,让那个人知道别惦记黛西。哈利心里委屈,一肚子苦水无处倾倒。他再也不要听信小天狼星的建议了。

“你这一拳头可坏了大事。”罗恩说,“珀西写信告诉妈妈,说弗雷德和乔治在学校骚扰女孩,烦得人弟弟把他俩打了一顿。”

“他们没有骚扰我。”黛西从未像现在这样讨厌珀西,“是我主动和他俩做朋友的。弗雷德和乔治不需要也没必要骚扰我。”

因为她自己就会被双胞胎吸引过去。

赫敏抬头看着黛西,她听出来了黛西话里藏着的意思。赫敏偷笑了一下,不知道双胞胎知道黛西对他俩也抱有好感,会不会笑得合不拢嘴。

“现在我们全家都知道了黛西。金妮给我的信说,家里因为弗雷德和乔治闹的天翻地覆。”罗恩压低声音说,“我不知道那俩信里写了什么。金妮信里没有讲。”他扫视四周,继续说道:“黛西,妈妈想见你一面。不止妈妈,我们家里其他人都想跟你见一面。”

“啊?为什么?”黛西一脸诧异,随即点点头。“的确要亲自上门道歉。”她戳了戳哈利的脑门,“看看你惹的事!”

哈利郁郁不乐,默默承受姐姐的指责。

“黛西,我觉得吧——这事没有那么简单。”罗恩小声说,“我妈妈应该不是为了让哈利过去道歉。”

“那是为什么?”黛西不解地问。

“或许是因为——”罗恩没说完,就见黛西突然从桌边站起来,移动椅子的响声很大。图书馆内其余人不满地看过来,脸上带着薄怒。

“对不起,对不起。”赫敏向他们小声道歉。

“怎么了?”哈利问。黛西没回答他,而是慌慌张张整理书本,抱着书小步轻声快速离开。

“看——”赫敏指着黛西身后的双胞胎说,“弗雷德和乔治来了,所以黛西才会急着逃跑。”

“有什么好躲的?”哈利露出疑惑的表情,“弗雷德和乔治不是已经原谅了我吗?”

“对啊。”罗恩说,“而且弗雷德和乔治也不怨黛西呀,不然他们也不会逮着机会跟她说话。”他见双胞胎追着黛西出了图书馆,已经看不见人影了。

“你们两个呆子,怎么猜不到女孩儿的心思?”赫敏摇了摇头,“现在跟你们说也是白费口舌,日后你们就知道了。”她对哈利说,“哈利,你可能真不该一时冲动,而和他们打架。”

“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八百遍了。”哈利不耐烦地说,“黛西恨不得揪着我的耳朵骂。”

“你以为弗雷德和乔治为什么不还手?他们脾气有那么好?”

“那是为什么?”罗恩问。哈利也将脑袋凑近赫敏。

“现在的局面变成了,你犯了错,而他们不计较并且大度的原谅了你。”赫敏边检查罗恩的家庭作业边说,“这样一来,在黛西心里,会给弗雷德和乔治加多少分?你是黛西的弟弟,他们对你的态度影响着黛西对他俩的态度。”

“黛西以后和他们相处,总会记着这次的恩情。就算他们追求黛西不成被拒绝,但在她的心里,弗雷德和乔治还是要比别人更特殊一点。不过按照他们的个性,我不觉得他俩会轻易的放弃黛西。”

“何况,哈利。”赫敏轻言细语地说,“世间哪有多少单向的感情呢?你没注意到黛西老偷看韦斯莱双胞胎吗?我看啊,你姐姐的心怕是早就不在她那里了。”

“你是说……”哈利瞪大了眼睛,“不,她才多大。黛西心思单纯,哪知道喜欢什么男孩。”

罗恩哼了一声,说道:“我妹妹金妮也不大,还不是疯狂的迷恋你,她甚至都不认识你。”他说,“哈利,我可提前给你说一声,让你有心理准备。”

“虽然我不知道弗雷德和乔治给家里的信写了什么,但我总有种预感……他们信里的内容十有八九跟黛西有关……”罗恩很是不安,犹豫地说,“那俩不会串通一气,约定都做黛西男朋友吧?”

“不会吧……”赫敏惊讶地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罗恩。“我没想过这种情况……”

“梅林的胡子……”哈利震惊得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他俩……他俩竟然……”


“你跑什么?”弗雷德跃到黛西身前,“这下跑不了了吧?”他神气十足,脸上还有淤青。

“谁说我跑了。”黛西喘着气说,“我只是有急事。”

“你有急事?”弗雷德自问自答,“没关系,我们很闲。有空陪你。”他和乔治一起拽着黛西的胳膊,把她带到一处无人的楼梯。

“你不用躲着我们,我们不介意哈利打的伤。”乔治指着他的嘴角说,“尽管确实很疼,也很严重。”

“那……那庞弗雷夫人没有治好你们吗?”黛西刚抬起手,弗雷德就把脸送了过来,任由她检查。

“治不好的,黛西。”弗雷德可怜地望着她,“皮肉伤不算什么,但这事儿给我和乔治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我们每晚都会梦到,哈利当着许多人的面暴打我们。”乔治牵起她的手贴着脸上的伤,“我和弗雷德这下彻底被人看不起啦。两个三年级学生居然被一个一年级新生揍成这样。”

“那,那你们不知道还手吗?”黛西说完,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糊涂话。哈利可是自己的弟弟,她竟然想着帮弗雷德和乔治教训他。

“他是你的弟弟啊,黛西。我们怎么对他下得去手呢?”弗雷德温顺地说,“我们不想伤你的感情,害你难过。”他像只无害的绵羊。

“黛西,我们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乔治哀伤地望着她,“你的弟弟就像是我俩的弟弟。不过你不相信就是了,你总是怀疑我俩不拿你真当朋友。”

“不。”黛西抱住弗雷德和乔治,怀里的书落在地上散成一片。

“对不起。”她心中百感交集,小声哭泣。“我不该总说那些话……害你俩伤心……”

黛西头靠着他俩的胸膛,没看见双胞胎对视一眼,露出了计谋得逞的坏笑。他们没告诉黛西,哈利那天压根没有下死手,也没打致命处,只是锤了几拳,宣泄一下情绪。哪有什么人轻视他们,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俩是故意不还手。也不存在伤势过重,庞弗雷夫人早就治好了他俩,脸上的伤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

弗雷德和乔治刻意骗黛西,图的就是趁人之危。

“还疼不疼……”黛西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宛如蝴蝶扑扇的翅膀。泪珠随着她的抽噎从白皙的肌肤上一颗颗滑落,像是沾着露水的娇嫩花朵。

“不疼,黛西。”弗雷德说,“早知你会哭,就不跟你说这番话了。”

“你怎么说哭就哭?”乔治摸了摸她的头。

黛西哭得伤心,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很是惹人怜惜,眼泪一个劲儿的顺着脸颊往下滚。弗雷德和乔治两个人替她擦眼泪都来不及,他俩胸口的衣服都被她的泪水给浸透。

“别哭了,我警告你。”弗雷德咬着牙说,手指轻柔地拭去她脸上的眼泪。“不然有你好看的,你听到没有?”

黛西委屈地呜咽一声,脑袋埋进乔治怀里,像只无助的小兔子寻找自己的依靠。

“你别吓她。”乔治轻拍黛西的背脊安慰,“本来胆子就小。”

“黛西,你怎么会把乔治当个好人的?”弗雷德露出失望的表情,“我们可是双胞胎,一起出的馊主意,一起搞的恶作剧。”

“我的坏心思,乔治可全有。”

“哦,那也比你好。”黛西说,“你是更坏的那个!”她一瘪起嘴,就被弗雷德捏住了上下唇。

“嘴唇这么软,说出的话却太难听。整天哭哭啼啼的,看着就让人心慌烦躁。”弗雷德说,“你以后的丈夫一定要很大度,才能包容你的坏毛病。”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黛西,说道:“应对你这样的麻烦,一个人的精力始终不太够。”

“你说是吧?乔治。”

“我想是这样,弗雷德。”

“啊?”黛西迷茫地望着他俩,没听懂双胞胎之间的哑谜。“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没关系,你以后就会懂了。”弗雷德说。

“时机还不成熟,我们慢慢来。”乔治说。

黛西更加困惑了,但双胞胎不打算向她解释,而是把地上的书捡起来递给她。

“我们最近找你也是有原因的,”弗雷德说,“不是为了缠着你。”他心里补充一句:不全是。

“我的变形课课本还在你那儿呢。”乔治说,“我不能总不拿书上课吧?麦格教授骂了我好几回了。”麦格给了他本新书,乔治只字未提。

“我,我忘记了……”黛西翻出那本《中级变形术》递给乔治。“谢谢你,乔治。”

“你以后还想不想看?”乔治慢悠悠地接过课本。

“如果…你愿意借给我的话……”

弗雷德捏住黛西的脸颊,问:“为什么不管我要?”他说,“我也可以借给你。”

“嗯……那如果你们方便的话……”

“不方便,”弗雷德皱着眉问,“你以为我俩就不看书吗?课本给了你,我们怎么学习?”

“那我以后不借了……”黛西小声说。

“这样,以后你和我们一起看书。”乔治轻声说,“一起待在图书馆,你想怎么看我俩的课本都可以。既不耽搁我和弗雷德的学习,又满足你想看书的心。”

“你俩不考试也会去图书馆?”弗雷德手指突然用力,黛西被他捏疼了脸。“你弄疼我了……”

“以后我们就去了。除了魁地奇训练那天,我俩天天去。”弗雷德轻轻按揉她的脸,上面有他留下来的浅红色指印。“你怎么这样容易留下印子?我也没使多大劲。”

“你身上其他地方,也容易留印子吗?”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啊?我不知道呀。”黛西平静地说,“除了你,也没人在我身上留过痕迹啊。”她刚说完,乔治就伸手狠狠地掐她脸上另一边的肉。

“你干嘛?”黛西气鼓鼓地问,她拉开了他的手。

“不止他一个,我们有两个人。”乔治说,“黛西,你不能偏心。”

“你是不是被哈利打出问题了?”黛西忧郁地望着他,“我不明白你说的话。”她的眼神饱含同情。

“他早就出问题了。”弗雷德面色平常,“一起去图书馆,你同不同意?”

“好啊。”黛西说,“你们到时候把不看的书给我就好了。”她走下楼梯,说道:“你们还是去庞弗雷夫人那儿一趟吧,我觉得你们脸上那样会被人笑话的。”

“我要回图书馆啦。”黛西挥手告别双胞胎。

乔治抓住了黛西的胳膊,说道:“你不是有急事吗?”

“说漏嘴了吧,黛西。”弗雷德坏笑着说,“你就是在躲着我们。”他捻起黛西一缕头发,递到鼻子下方,“你这么做太伤我俩的心了。”

“刚刚哭那么久全是演的戏吧?”乔治板着脸说,“亏我们还真心把你当朋友。”

“我没有……”黛西拉着乔治的袍袖,“我不是在演戏。”

“除非你这会儿陪着我俩,不然我们不相信你。”弗雷德从黛西怀里抢过书本,“不过你直说也行,反正我们被你伤害惯了。”

“不准去图书馆。”乔治牵住她的手,“你要补偿我俩,否则我和弗雷德就不理你了。”他说,“而且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比赛,你要来给我俩加油。”

“我本来就要去看啊……”黛西说,“会给你们加油的。”

“知道你要给你弟弟加油。但你之前从不看我们打比赛,只是泡在图书馆里。”弗雷德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这可不够朋友,黛西。”

“作为这些天你躲着我们的弥补,以后我们的每一场比赛,你都要来看。”弗雷德补充一句,“不管你弟弟上不上场。”

黛西犹豫不决,心里计算着可能耽搁的时间。

“花不了多久的,”乔治眼巴巴地望着她,“我和弗雷德魁地奇打得不错,你会喜欢的。”

你会喜欢我的,他想。

乔治和弗雷德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既然他们不管谁和黛西谈恋爱,另一个人都会忍不住插一脚,那不如事先约定好,不论是谁做她男朋友,只要黛西愿意,他都要容忍和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分享她。如果黛西不愿意,那就各凭本事虏获她的心。

“我不会输的,黛西。”弗雷德对乔治笑了一下。

“不会。”


评论(10)

热度(91)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