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zheny

要开心!

Hp 你生于春天我来自寒冬

设定:

1.女主:Daisy  (文中用‘黛西’称呼)

2.生于1978年12月25日

3.哈利的亲姐姐

4.红发绿眸,长得像莉莉

5.高哈利一级,格兰芬多

6.跟哈利一起被小天狼星收养

(波特夫妇遇害的晚上,小天狼星被哭闹的黛西吸引,没去追小矮星彼得。后来他向邓布利多吐露实情,说当初换了保密人,邓布利多使用吐真剂之后确定是真的,于是给小天狼星做了担保,小天狼星免了牢狱之灾。)



第十五章.



“你们一直傻乐些什么呢?”黛西指着弗雷德手里的马桶圈说,“可别把这个东西给我弟弟,太不卫生了。”

“那送给你。”弗雷德作势要把马桶圈套在黛西的头上,她急忙躲到了乔治的身后。

“我们只是想跟哈利逗个乐子。”乔治张开双臂护住黛西,“这能让他感觉好点,别再想那些烦心事。”

“那我为什么没有一个?”黛西没有细想,话脱口而出,“我也受了伤,但是没有收到你俩的礼物呀。”

“你还要跟你弟弟抢啊?”弗雷德眉飞色舞地说,“你不是已经有了两个礼物吗?”

黛西用交织着惊愕和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双胞胎喜欢自己的传言愈演愈烈,尤其是在他俩冒着生命危险把她从路威口中救下来了之后,甚至连斯内普都问过她这件事情的真伪。韦斯莱夫人显然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情的原委,特意来信邀请黛西去家里一趟。

黛西有些为难,她记得自己好像表了白,但是又不能断定自己是否真的干过这事。不过看双胞胎用和往常一样的态度跟自己相处,应该也不知情。她在等待一个好时机,正式告诉他们自己的心意。但黛西自己也不清楚什么算是真正的好时机,她心里明白,这只是一个她为自己找的拖延时间的借口。

“是啊。”乔治给了她台阶下,“那个晚上我俩不是守了你一个晚上,这还不叫礼物吗?”

“哦,是这样。”黛西失落地说,“你们救了我的命,我彻底还不清了。”她刚才有一瞬间鼓起了表白的勇气,又因为乔治的话打消了告白的念头。

“你还得清,黛西。”弗雷德笑嘻嘻地说,“等以后我和乔治开了店,你就来给我们打工。”他掏出古灵阁金库的钥匙在她眼前晃悠,邓布利多已经把它交给了双胞胎,在他们救下她的那个夜晚。

“没有工钱,也没有假期。”乔治喜不自胜,“不过我们慷慨地包吃包住。”

“那我岂不是完全卖给了你们?”黛西嘀咕道,“请问我要干多久?两位韦斯莱先生。”

“从你一毕业就开始算——”乔治略带惋惜地说,“是一辈子。”

“你要一生都待在我们店里,任劳任怨地干活。”弗雷德表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除了店里的活计,你还要照顾我们的父母,看护我们的小孩。”

“我现在能把这条命还给你们吗?”黛西闷闷不乐地说,“我连家养小精灵都不如,家养小精灵起码只用管家务活。”

“没错!”弗雷德露出了坏笑,“家养小精灵得了主人的衣物就能重获自由,但是我和乔治不会放你自由。”

“你得乖乖听话,不然老板们会惩罚你的。”乔治语气亲和,“你的身上还得挂着铭牌,上面刻上‘弗雷德&乔治专用奴仆’的字样。”

“你们这是赤裸裸的剥削——”黛西抢过弗雷德手里的马桶圈做武器,“我不同意!我要抗争!”

黛西追着双胞胎在走廊里嬉闹,她跑得直喘气,但弗雷德和乔治一脸轻松,这样的小跑小闹对他们来说连魁地奇训练的零头都算不上。他们边跑边等,后面嫌黛西动作太慢,主动拉着她一起走到校医院。罗恩和赫敏早就到了这里,正哀求着庞弗雷夫人准许他们进去探望哈利。校医庞弗雷女士是个善良的女人,但是非常严厉。

“求求你了,庞弗雷夫人——”赫敏恳求道。

罗恩一见到黛西,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双眼放光。他一把拉过黛西来到庞弗雷夫人跟前,说:“庞弗雷女士,黛西很久没有见到哈利了,您总得满足一下姐姐想见弟弟的心愿吧?”

“但是如果同意了黛西见他,是不是该同意我们看望哈利?我们也都很关心哈利,只允许黛西一个人也太不公平了吧?”罗恩讨价还价的话张口就来,惹得双胞胎也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就是呀,庞弗雷夫人。”黛西不禁湿润了眼角,“我只有看见哈利才能安心……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抬头望着庞弗雷夫人,满脸忧伤。

双胞胎自然地走上前去,熟练地安慰她。

“哦,好吧。”庞弗雷夫人说,“可是只准五分钟。”

“能再多一会儿吗?”黛西哽咽着说,“我想多和他说会儿话。”

乔治贴心地接过了她手里的马桶圈,方便她随时能双手捂住脸哭泣。他们最近哄她的次数太多,已经摸清了她的情绪运作模式,她动一下,他们就能知道她接下来的三步。

“十五分钟。”庞弗雷夫人严厉地说,“绝不能再多了。”她打开门催促着几个人进去,没收了乔治手里的马桶圈。

“谢谢您,庞弗雷女士。”黛西朝她露出了感激的笑容,没来得及多说几句感谢的话就被弗雷德推了进去。

“你干嘛?”黛西小声问道。

“你再拖就要来不及了。”弗雷德擦去她脸上的泪珠,“哭得比笑起来丑,你就不要哭。”

“你多笑笑,黛西。”他轻声说,“你适合笑。”

“这不是你说我哭得丑的理由。”黛西咬着牙说,“你哭起来才丑!”

“好啦,我们是来看望哈利,你们怎么还拌起嘴来了?”乔治摸了摸黛西的头,“可只有十五分钟时间喔。”

黛西扭头一步步走向哈利,骄傲得像一只美丽的小黄鹂。

哈利正和罗恩、赫敏嘀嘀咕咕的说话,黛西他们一走进又匆忙停止了谈话,问起了哈利的伤势。弗雷德和乔治立刻看穿了他们拙劣的表演,装作没有察觉而加入了话题。

“我听邓布利多教授和庞弗雷夫人说你伤得很重。”哈利愧疚地说,“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上面的。”

“没事的,哈利。”黛西递了个苹果给他,“不过是一点小伤——”

乔治狠狠地敲了她的头,说,“你失血过多得都昏迷了,这还是小伤?”

“那晚我们满身都沾上了你的血,怎样都叫不醒你。”乔治仍有些后怕,“黛西,这样凶险的事情你下次不要再做了。”

“你的命还要留下来给我们还债。”弗雷德掐着黛西的脸说,“严格来说,你的小命现在就归我们管,你没有自由支配的权利。”

黛西抓过弗雷德的手想咬一口解气,但是被他躲开了。乔治坏心眼地捏了捏她的另一边脸颊。

“弗雷德,乔治。”哈利庄严地说,“你们救了黛西,这是天大的恩情。以后我会无条件地支持你们,其余的事情我也会尽力而为,我向你们保证。”

“不用你还,有你姐姐呢。”弗雷德洒脱地摆摆手,“何况我们想要的凭真本事得来,不玩道德绑架那套不入流的玩意儿。”他故意逗黛西,勾着她咬自己。

“但是你教父那边还得拜托你多说说好话,”乔治话里有话,“毕竟那事还是不能越过长辈,对吧?”他直勾勾地盯着黛西的唇瓣,眼馋得悄悄咽了几口唾沫。

罗恩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赫敏在他身旁兴奋地蹦蹦跳跳。

“什么事?”黛西眨了眨眼。

罗恩和赫敏对视一眼,纷纷为黛西不灵光的脑子摇了摇头。

“打一辈子工的事。”弗雷德笑了,“你来我们家的事。”

黛西愁眉苦脸地望着他俩,掰着指头数自己做苦力的时间。

“别数了,黛西。”乔治哑着声音说,“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一天一天慢慢算,待在家里慢慢算。”



“我一直希望他们忘记把这个发给我们。”弗雷德遗憾地说,他把手里那张假期不许使用魔法的通知随意地塞进了书包里。

黛西嘴里含着赫敏给的麻瓜棒棒糖,坐在乔治的床上等着他们收拾完行李一起离开。双胞胎的室友早去了公共休息室,寝室里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你俩动作快点!”黛西拍了拍床铺,“我等了半天啦!”

“就好了,马上。”乔治说完自己也笑了,这话半小时前他就已经讲过了好几次。

“对了,你来的那天打扮得好看些,”弗雷德把衣服丢进行李箱,“给我俩的妈妈和爸爸留个好印象。”

“你一定要把这事放心上,黛西。”乔治嘱咐道,“而且到时候不能表现得跟我们太过亲近,不然可能会坏事。”

“为什么?”黛西不解地问,“你们父母不让你们跟女孩玩儿吗?”

双胞胎没告诉黛西,是不让跟她谈恋爱。

“我们家是纯血统家族,你知道的,纯血统或多或少都有些古怪的毛病。”弗雷德无奈地耸了耸肩,“你想想马尔福那副欠揍的模样,我爸说他爸就是个拿着根银手杖的神经病。”

“我们当初和你做朋友就是因为看出来你是个乖乖巧巧的女孩。我们家里管的可严了,不让我们随便和人玩儿。”乔治说瞎话不脸红,“我妈妈喜欢懂事听话那一类的,恰巧你就是。”

“你一定要在讨我们妈妈欢心的同时又不让她觉察到你是刻意为之,不然她会觉得你很有心机。”

“你可要好好表现啊,黛西。”弗雷德半真半假地说,“不然我和乔治可就麻烦了。”

因为他俩信口雌黄,造成了黛西对韦斯莱夫妇的误解。她认为弗雷德和乔治的父母是古板严厉的那类家长。

“所以这次见面重要到我能不能和你们继续做朋友?”黛西不安地问,“那我怎么才能做好呢?”

“你在保持原样的基础上对我们的家人热情一点。”乔治说,“把控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

“不过搞砸了也没关系,反正我俩现在手头有了钱,随时都能独立出去。”弗雷德说,“而且他们迟早要接纳你,我们尊重他们的意见,可不意味着就要非听不可。”

“你们还是听父母的吧。”黛西迟疑道,“他们对你们更重要,少我一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行,”乔治态度决绝,“今天的结果就是我们尊重他们的体现,可我们不能总是逆着自己的心意做事。”

“这次见面最多会让过程多一些小摩擦,但不会真的影响结果。”弗雷德说,“你放心吧,我们已经认定你了。”他握住糖果棍,抢过黛西嘴里的棒棒糖,“一般不会改变,除非我俩想要自己放手。”

“还我!”黛西嘴角牵出了一道银丝,“还我——”她跳着去够弗雷德手里的糖,可是摸不着。纠缠一番无果后,她气急败坏地打了他一下,然后气鼓鼓地坐在乔治的床上。

“不用你们教我,我会和你们保持距离的。”黛西从上衣兜里摸出另一根橘子味的棒棒糖,烦躁地撕扯它的外包装。“抢我糖的人,我才不和你们关系好! ”她恶狠狠地说,却在乔治替她擦脸的时候理直气壮地把糖递给他,让他给自己打开外包装。

“给你。”乔治好脾气地惯着她,甚至多拿了几颗糖给她。

黛西气消的快。糖一进到嘴里,她就又变得开心起来,瞬间忘记了刚刚放的狠话,热情地帮着乔治叠衣服。

“我说错了,黛西。”弗雷德诚恳地说。

黛西抬头,迷茫地望着弗雷德。她是个不记仇的个性,喜忧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会儿正在给弗雷德收拾东西。

“不会想要放手。”他无缘无故地说了一句。

黛西没听懂,过会儿凑到乔治耳边悄悄地问:“你哥哥是不是脑筋有点问题?”

“确实是。”乔治笑了,“不过我也有。”

黛西动了恻隐之心,握住乔治的手承诺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们的!”

“帮我们什么?”弗雷德疑惑地问。

乔治没解决他的疑问,只是对黛西说:“你确实能帮,而且只有你能帮。”他贴着她的耳朵,缓缓说道,“不过你得先帮我,好不好?”

黛西点头答应了他,笑得单纯。



“记住我们叮嘱你的。”弗雷德说。

“不过别太有心里压力。”乔治说。

“嗯。”黛西应下之后,跟双胞胎一起通过了返回麻瓜世界的出口。

“他在那儿,妈妈,他在那儿,快看哪!”

黛西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小女孩正指着哈利,不停地发出尖叫,她的母亲在一旁拉住了她。小天狼星站在她们的旁边,面带微笑。

“哈利·波特!”她尖声尖气地叫道,“快看呐,妈妈!我看见了——”

“别大声嚷嚷,金妮,对别人指指点点是不礼貌的。”

“金妮个性活泼,很好。”小天狼星说,“我希望黛西能像金妮一样开朗点,当然黛西已经足够好了,我不能要求她十足的完美。”他接过了黛西手里的皮箱。

韦斯莱夫人笑眯眯地低头看着黛西和哈利。

“这一年很忙吧?”她问。

“忙极了。”哈利说。

“谢谢您送的毛衣和乳脂软糖,韦斯莱夫人。”黛西有些紧张,她还是第一次和韦斯莱夫人说话。

“乳脂软糖特别美味。”哈利夸赞道,“我头回吃到这样香甜的糖果。”

韦斯莱夫人显然因为哈利的话而高兴,乐的合不拢嘴。

“说到谢谢,就不得不提到弗雷德和乔治。”小天狼星热烈地说,“多亏了这俩好小子,救了我们黛西。”他对韦斯莱夫人说,“有你这样德性佳美的母亲,怪不得他们果敢又善良。”

“你说得过了,小天狼星,他们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情。”韦斯莱夫人客气道,但脸上灿烂的笑容反映出了她其实很为双胞胎儿子骄傲。

“我早就知道了黛西是个好女孩,”韦斯莱夫人说,“罗恩给家的信里写了不少关于她的事情,他说黛西对待他就像对待哈利一样,把他当作成自己的亲弟弟。这次学校发生的事情我也了解了一下前因后果,黛西为了保护弟弟他们不惜自己受伤,这是很难能可贵的品质。”她又说,“我打心底欣赏她的秉性,巴不得她能成为我的亲女儿呢。”

黛西诧异地望着韦斯莱夫人,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高看自己。

“不是嫂嫂吗?”金妮天真地问,“做我的嫂嫂。”

“金妮,别胡说。”弗雷德喝住她。

黛西露出了困惑不已的表情,小声问道:“什么嫂嫂?”

“我两个哥哥——”

罗恩连忙捂住了金妮的嘴,但是已经晚了。因为小天狼星已经沉下了脸色,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弗雷德和乔治,气势不怒而自威。韦斯莱夫人面色也不好看,她没料到女儿什么都往外说。这次事件发生后,她的态度不再像以前那样强硬,亲自邀请黛西去家里做客,为的就是进一步了解和观察这个女孩,看看双胞胎究竟有没有选错人。她本来认为黛西和儿子们已经私底下谈起了恋爱,所以对黛西印象不好,刚才特意用女儿的说法暗示黛西和自己的儿子们保持距离。但是看小天狼星和黛西的反应,显然是两个儿子的一厢情愿。韦斯莱夫人不由地感到惭愧,自己竟然把黛西想得这样坏,认为她小小年纪不学好跟两个男孩同时打得火热。她明明是个心地善良,有着良好家教的姑娘,要不然也不会把那笔悬赏的钱寄到他们的家里。

“原来是这样。”小天狼星意有所指地说,“怪不得黛西托我准备礼物都要备双份呢。”他已经知道了他们打的歪主意。

“莫丽,今天跟你聊天很愉快。”小天狼星对韦斯莱夫人说,“就按我们说好的日期吧,我们一家人会准时登门拜访。”

“好的。”莫丽说,“我们家里人都很欢迎你们来做客。”她扫了一眼两个儿子,他们是最希望小天狼星们来做客的两人。

“一家人?”哈利问,“不是我和黛西去玩吗?”

“哈利,我要跟弗雷德和乔治的爸爸妈妈商量点事情。”小天狼星笑容亲善,实际恨不得一口吞了黛西身旁的双胞胎。

“监护人之间得解决的事儿。”他说。

“哈利。”黛西轻声细语地说,“光是我们两个怎么能代表全家人呢?小天狼星是家长,我们都上门道谢才行啊。”她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但是弗雷德和乔治一直在唉声叹气。

“怎么了嘛?”黛西悄悄地问道。

“我们有麻烦了。”弗雷德一脸郁闷。

“一个大麻烦。”乔治满面愁容。


评论(11)

热度(6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