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zheny

要开心!

Hp 你生于春天我来自寒冬

设定:

1.女主:Daisy  (文中用‘黛西’称呼)

2.生于1978年12月25日

3.哈利的亲姐姐

4.红发绿眸,长得像莉莉

5.高哈利一级,格兰芬多

6.跟哈利一起被小天狼星收养

(波特夫妇遇害的晚上,小天狼星被哭闹的黛西吸引,没去追小矮星彼得。后来他向邓布利多吐露实情,说当初换了保密人,邓布利多使用吐真剂之后确定是真的,于是给小天狼星做了担保,小天狼星免了牢狱之灾。)



第十四章.



黛西一进到门厅,就遇上了跑回来的哈利、罗恩和赫敏。看见三人焦急不安的神色,她当即知道了那个糟糕的结果。

“我们必须去找邓布利多,黛西。”哈利说,“你说的没错,海格把通过路威的方法告诉了那个陌生人。我只希望邓布利多能相信我们,如果贝恩不出来阻拦,费伦泽是会出来为我们作证的。”

“可是邓布利多在哪儿?”赫敏环顾四周,指望着看到一个指示牌来指点方向。

“我们无法弄清楚邓布利多在哪儿,我们没人去过他的办公室。”哈利说,“你带那张羊皮纸了没,黛西?”

“我记得我带了。”黛西往左右两只袖口里反复摸了摸,没有找到活点地图。

“或许是我记错了。”

“你们几个待在屋里做什么?”麦格教授走过来,怀里抱着一大摞书。

“我们想见邓布利多教授。”赫敏说,她表现得非常勇敢。

“想见邓布利多教授?”麦格教授重复了一句,似乎他们有这样的想法是非常可疑的,“为什么?”

“这是一个秘密。”哈利咽了一口唾沫。

“邓布利多教授十分钟前离开了。”麦格教授显然因为哈利的话而感到愤怒,她的鼻翼扇动着。“他收到猫头鹰从魔法部送来的紧急信件,立刻飞往伦敦去了。”

“他走了?”哈利万分焦急地说,“在这个时候?”

“邓布利多教授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巫师,日理万机,时间宝贵——”

“可是这事儿非常重要。”

“你们要说的事比魔法部还重要吗,哈利?”

“是这样,”哈利说,“教授,是关于魔法——”

“魔法真的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是吧?”黛西一把拽住哈利的衣服,把他拖到一旁。“麦格教授,我们其实就是想单纯的问问邓布利多教授,能不能申请一下图书馆的禁书区的书本的长期借阅权。”

“麦格教授,您知道的——”黛西对着罗恩使了个眼色,他立刻心领意会,拉住了赫敏不让她说话。

“查找任何一本禁书都必须有某位老师亲笔签名的纸条……这太麻烦啦……”黛西没空编造详细的谎话,只能边说边想,讲话难免有些磕巴。“于是我们想呀……能不能有一纸特别借书令,能让我们四个人都可以使用……对吗,哈利?”她狠狠地掐了一下哈利的胳膊。

“这……”哈利不明所以,不过在麦格审视的目光下,他还是迟疑地点了点头。

“真是这样?”麦格看向了罗恩和赫敏,她非常怀疑黛西话的真实性。

“是的,麦格教授。”赫敏领会到了黛西的用意,她跟罗恩一起频频点头,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避免引起麦格不必要的怀疑。

“当然不行。”麦格目光重新回到黛西身上,“你们怎么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她不耐烦地说,“我建议你们到户外去晒晒太阳。”

黛西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她拉着哈利就往外面跑,仿佛伏地魔此时正在他们的身后追杀他们一样的仓皇逃窜。直到来到一处无人的走廊,她松开了哈利的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哈利憋了一肚子话,终于有机会说出口:“刚刚是向麦格教授坦白一切的最好机会。”

“坦白了然后呢?”黛西不满地说,“她会信吗?她只会把我们当成几个冒冒失失的神经病。”

“如果告诉了她,说不准她还会阻拦我们。这事儿本来就不容易,不该再给自己增加障碍。”

“但是不告诉老师们我们能做什么?”赫敏问,“我们总不能贸然行动吧?”

“的确是贸然行动。”黛西把谨慎抛到了九霄云外,“就在今晚。”

“好吧,看来只能这样了,是吧?”哈利说,他脸色苍白,眼睛炯炯发亮。“那我就今晚偷偷从寝室溜去四楼,争取先把魔法石弄到手。”

“你疯了!”罗恩说。

“你不能这样做!”赫敏说,“上次麦格教授就警告过我们了,如果再违反校纪,你会被开除的!”

“那又怎么样?”哈利大声说,“你们难道不明白吗?如果斯内普弄到了魔法石,伏地魔就会回来!你们难道没有听说,当年他想独霸天下时,这里是个什么情形吗?如果让他得手,霍格沃茨就不会存在了,也就无所谓开除不开除了!他会把学校夷为平地,或者把它变成一所专门传授黑魔法的学校!你们难道看不出来,现在丢不丢分已经无关紧要了?你们难道以为,只要格兰芬多赢得了学院杯,他就会放过你们和你们的全家吗?如果我没来得及拿到魔法石就被抓住了,那么我只好躲回家里,等着伏地魔去那儿找我,那也只是比现在晚死一点而已,因为我是绝不会去投靠黑魔势力的!要是我跑回家,那还会连累黛西和小天狼星!我今晚一定要穿过那道活板门,你们说什么也拦不住我!伏地魔杀死了我的父母,记得吗?”他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们。

“你是对的,哈利。”赫敏细声细气地说。

“我要用上我的隐形衣,”哈利说,“我不会被抓住的。”

“但它能把我们四个人都罩住吗?”罗恩问。

“我们——我们四个人?”

“哦,别傻了,你难道以为我们会让你单独行动吗?”罗恩说,“要是我们任何一个人跟你位置对调,你会袖手旁观吗?”

“当然不会,”赫敏泼辣地说,“你怎么会想到撇下我们,独自一人去找魔法石呢?我最好去翻翻我的那些书,也许能找到一些有用的……”

“可是如果我们被抓住了,你们也会被开除的。”哈利不想牵连他们。

“那就开除吧,哈利。”黛西平淡地说,“和你的安危比起来,开除算不了什么。”

“不过你们不一样,”她对罗恩和赫敏说,“我要年长一些,就必须得对你们俩负责。你们不用背负这件事,我不能让你们涉险。你们就装作对这件事不知情,今晚就我和哈利两个人去。”

“黛西,你再说什么梦话?”罗恩眉头紧锁,“朋友不就是在困难重重的时候拉你一把的人吗?”

黛西有一刹那在他身上看见了双胞胎的影子。



“还没有找到?”罗恩问。

“没有。”黛西查看了公共休息室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活点地图。

“我连宿舍都找过了,看来是真的弄丢了。”黛西心情变得很低落。活点地图是双胞胎送给自己的,不说它本身就有极大的用途,就算它真是一张毫无用处的破羊皮纸她也会很重视。

“那就算了。”哈利见其他人已经全部离开了,从袖袍抽出藏在里面的隐形斗篷,盖到了黛西的身上。

“我们最好在这里就穿上隐形衣,看看它是不是能把我们几个都遮住——如果费尔奇看见一双脚自己在地上走——”

“勉强能行。”罗恩说,“我们动作得快点,毕竟几个人挤在一起移动不方便。”

哈利收回隐形衣,跟着他一起爬进了肖像画后的洞口。

“走吧,赫敏。”黛西牵过赫敏的手,“别紧张。”

可是没人能够不紧张,他们在城堡里小心翼翼地走着,阴影里的每一座雕像都像是费尔奇的身影,远处传来的没一丝风声,听上去都像是皮皮鬼在朝他们猛扑过来。

他们一路没有碰到一个人,顺利地来到通往四楼的楼梯口。就在他们准备踏上楼梯时,突然看见了洛丽丝夫人躲藏在楼梯顶上。

黛西被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声,是赫敏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没关系的,只是一只猫。”赫敏在黛西耳边悄悄地说,她握紧了黛西的手。他们小心地绕过它,洛丽丝夫人用两只贼亮亮的眼睛朝他们望来,但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几分钟后,他们就来到了四楼的走廊外面——那扇门已经开了一条缝。

“怎么样,看见了吧,”哈利悄声说道,“斯内普已经顺利通过了路威。”

“如果你们现在想打退堂鼓,我不会怪你们。”哈利说,“就由我和黛西去,你们把隐形衣带回去,它能掩护你们不被发现。”

“别说傻话。”罗恩说。

“我们一起去。”赫敏说。

哈利道了声谢,推开了门。

随着吱吱嘎嘎的开门声,他们耳边立刻响起了低沉的狂吠。大狗虽然看不见他们,但它那三个鼻子全朝着他们这边疯狂地抽动、嗅吸着。

“它脚边是什么东西?”赫敏小声问道。

“看样子像是一把竖琴,”罗恩说,“肯定是斯内普留下来的。”

“不会是斯内普教授。”黛西有些动摇,“把笛子给我,哈利。我拖住它。”

“什么?”哈利迟疑了一下,从兜里拿出海格送的笛子给她。

“总要有人去开活板门,但是音乐不能停下来。你们动作快点,我撑不了多久。”黛西说完,就把笛子放到嘴边,吹了起来。她吹得不成调子,笛声微弱,但很管用。大狗的狂吠声停止了——它摇摇摆摆地晃了晃,膝盖一软跪下了,然后就扑通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接着吹。”罗恩提醒黛西,他小心地从大狗的腿上跨了过去,弯下腰拉开了活板门。哈利和赫敏跟在他的后面。

“你能看见什么?”赫敏着急地问道。

“什么也看不见——一片漆黑——也没有梯子可以下去,我们只好跳了。”罗恩咬牙想往下跳,却被哈利拦了下来。

“我先下去。”哈利果断地说,“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别跟着下来。直接到猫头鹰棚屋,派海瑟薇给邓布利多送信,行吗?”

“我答应你。”罗恩说。

“过会儿见。”哈利说完视死如归地跳了下去。

黛西听见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心里阵阵发慌。她慢慢移到竖琴边上,想用竖琴取代笛子。她已经没气再吹它了。

“没问题!”哈利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罗恩不犹豫地跳进了深不见底的洞口,赫敏紧接着也跳了下去。

黛西听见他们三人呼唤自己的声音,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竖琴,往活板门的位置一步步靠近。

“救命——”

“你们怎么了?”黛西心急地问,她听见了远处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呼救声。

“别动了!是魔鬼网!”

黛西隐隐约约听见了赫敏的声音,但她来不及细想,笛声停止,路威已经苏醒过来,它昂起三个头发狂地大叫,回声如同打雷。

黛西边吹笛子边往洞口移动,一到洞口旁,她就拼命地朝里喊:“火!赫敏!火!”

“火——”黛西话音未落就被路威一掌打飞,撞到了墙上。笛子滚落到了门边,她无法够到它。

黛西没有退路,鲁莽又勇敢地掏出了魔杖。即使清楚这会激怒路威,但是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路威看起来蠢笨,身体却很灵活,头轻轻一偏,躲过了黛西的袭击,它一个脑袋回过头来,在她的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大狗下口狠,牙齿刺穿了她的腿,一声脆响便咬断了黛西的骨头。另一只脑袋咬住了黛西的左手手臂,想要用蛮力把她的胳膊卸下来。

黛西无力反抗,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正常呼吸。大狗意识到自己的猎物丧失了抵抗能力,把她吐到地上,准备享用美味的零食。

三颗巨大的脑袋凑近她,黛西可以感受到大狗那热乎乎、臭烘烘的气息。它的口水像黏糊糊的绳子,滴在她的身上。

已经结束了,黛西想。

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晚上好——”弗雷德一脚踹开门,和乔治一起进入了房间。他们愣在原处,想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躺在地上的黛西鲜血淋漓,一只三只脑袋的怪狗正用打量食物的眼神看着她。

路威正在犹豫又哪一个脑袋吞下黛西,就见到了送上门来的双胞胎。它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六只眼睛都盯着他们,眼里闪着贪婪的凶光。

“笛子——”黛西含糊不清地说,“吹笛子——快——”她吐出了一大口血。

乔治当即捡起地上的笛子,敏捷地躲过了路威的一击。他吹响笛子,双手不停地颤抖。听见音乐,路威眼睛往下耸拉,但没有马上睡去。三双滴溜溜转动的凶恶的眼睛正盯着双胞胎,显然想要将他们也作为自己的晚饭。

“该死!”弗雷德莽撞地冲向黛西,在大狗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中,把黛西拥进了怀里。在路威即将咬向他俩的时候,弗雷德捡起了黛西的魔杖,对着它施了个全身束缚咒。它因为失去了自由而愤怒地低吼着,最终却因为抗不过困意而睡了过去。

弗雷德迅速抱着黛西离开了房间,乔治步步后退,然后砰地把门关上。他们回到走廊里,撒腿就跑,一路飞奔,顾不上被发现的后果,只是想要尽早一些抵达安全的地方。

因为失血过多,黛西的身体越来越冰,连嘴唇都变得惨白。弗雷德手上沾满了她的血,他手滑得抱不住她,只好将黛西搀到乔治背上,然后扶住黛西,不让她往后倒。

“你别睡!”乔治一脚踢开了跟过来的洛丽丝夫人,“你听见没有?黛西!”他向上抬了抬,让她紧紧地贴着自己。

“你说话!”弗雷德吼道,“我们马上就能到校医院了!”他轻轻拍打黛西的脸不让她失去意识。

“你听见没有?”他俩大声喊。

“你们安静一会儿……”黛西有气无力地说,“我没事……”

“你这叫没事?”弗雷德愤愤不平地说,“这就是你所谓的见喜欢的人?你喜欢的那个混蛋在哪?我怎么没有看见他?”

“你告诉我们他叫什么名字,黛西。”乔治冷冰冰地说,“那个家伙把你害成这样,我们要好好教教他该怎样做人 。”

“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到现在还袒护他?那个人值得你这样做?”弗雷德不服气地问,“他到底有哪一点好的?”

“他今天甚至没有来见你,”乔治心中燃起一股怒火,“他没有来见你,来找你的是我们!”

“来了……我见到了……”黛西小声说,“我喜欢的人……来救我了……”

弗雷德和乔治对视了一眼,互相从对方脸上看见了震惊的表情。

“乔治……弗雷德……我喜欢……”她咕哝道,“喜欢……喜欢……你们……”说话耗尽了她的最后一丝力气,她失去意识彻底昏死了过去。

黛西不知道弗雷德和乔治对着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道:我喜欢你。

评论(13)

热度(6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