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zheny

要开心!

Hp 你生于春天我来自寒冬

设定:

1.女主:Daisy  (文中用‘黛西’称呼)

2.生于1978年12月25日

3.哈利的亲姐姐

4.红发绿眸,长得像莉莉

5.高哈利一级,格兰芬多

6.跟哈利一起被小天狼星收养

(波特夫妇遇害的晚上,小天狼星被哭闹的黛西吸引,没去追小矮星彼得。后来他向邓布利多吐露实情,说当初换了保密人,邓布利多使用吐真剂之后确定是真的,于是给小天狼星做了担保,小天狼星免了牢狱之灾。)



第十三章.



昨晚半夜哈利和赫敏偷偷帮海格送走火龙,不过因为不小心把隐形衣忘在了天文塔塔楼顶上,两人都被费尔奇抓住了。麦格教授很生气,责令他们两个今天晚上去关禁闭。黛西在公共休息室等着哈利和赫敏回来,罗恩在她的旁边睡着了,他的怀里抱着他们找回来的隐形衣,正小声打着呼噜,嘴里时不时地嚷嚷着一些魁地奇比赛犯规之类的话。

黛西是悄悄从寝室溜出来的,弗雷德和乔治并不知情。双胞胎重修旧好后形影不离,仿佛从他俩未打过架。

“回来了?”黛西对哈利和赫敏说,他们刚从肖像洞口爬进公共休息室,二人愁容满面,脸色都苍白无力。

“关禁闭这么有用?”黛西说,“能让你们突然变得安分守己起来?”她摇醒了坐在旁边扶手椅上的罗恩,让他回寝室睡觉。

“不是的,黛西。”哈利心情非常沉重,“你不明白我们刚刚经历了什么。”他在炉火前踱来踱去,浑身颤抖。

“今晚我们陪着海格去禁林寻找一头受伤的独角兽……他说最近总有独角兽被袭击……我和赫敏还有海格的那条狗‘牙牙’去了同一个方向,海格独自一人去了另一个方向……结果当我和赫敏发现那头独角兽的时候,它已经死了……”

“我从没见过那样美丽、凄惨的情景,它尸体旁的空地上有一个东西……”哈利说,“我们亲眼看见那个戴着兜帽的似人非人的东西爬到那头独角兽的尸体旁边,喝了它的血。”

“什么?”罗恩完全清醒了过来,专心地听哈利讲话。

“那会儿赫敏已经发了信号,但海格一时赶不过来,在场的只有我、赫敏以及牙牙……那东西已经向我扑了过来……如果不是马人费伦泽及时出现,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费伦泽说——有一个人默默等待了多年,渴望着东山再起;有一个人紧紧抓住生命不放,在等待时机。”赫敏惶恐不安地说,“除了……神秘人,没人会甘愿背负诅咒也要杀害独角兽。费伦泽分析说,他只是想用独角兽的血拖延生命,以便他找到另一种能使他完全恢复精力和法力的东西……”

“一种使他长生不老的东西,”黛西默默地把写废的羊皮纸扔进一旁的炉火里,“而藏在霍格沃茨的魔法石,就能制造长生不老药。”

“这太可怕了……”罗恩惊恐地说,“我们居然还天真的以为斯内普真的只是想靠着魔法石发财……”

“那个想要攻击我的……其实就是伏地魔……费伦泽救了我,他不应该这样做的……他的同伴贝恩非常愤怒……说费伦泽扰乱了命运星辰预示的事情……他认为应该让伏地魔杀死我……我猜想那也在星象中暗示着呢……”哈利语无伦次地说,“所以我现在只能等着斯内普去偷魔法石。然后伏地魔就上这儿来,把我干掉……”

“哈利。”黛西把书扔到桌上,“我等你等到现在,就是为了听你的这一番话吗?”

“就算伏地魔真的找上门来,你认为我会怎么做?眼睁睁地看着你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吗?”

“我告诉你,哈利,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黛西平静地说,“我会倾尽所有,直到那人踏过我的尸体。”

“黛西……”

赫敏显得非常害怕,但她仍然想出话来安慰哈利。

“哈利,大家都说,神秘人一直害怕的只有邓布利多。有邓布利多在这里,神秘人不会伤你一根毫毛的。而且,谁说马人的话就一定正确?我觉得那一套听上去像是算命,麦格教授说,那是一类很不精确的魔法。”

“是啊。”罗恩附和道,“没准他说的全是瞎话,那些马人总是仰头看着星星,他们除了月亮周围的东西,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即使马人也免不了失误,说不准这次也是一样。”

“万一不一样呢?”哈利忧心忡忡地问,“万一伏地魔确实回来了呢?”

他一说完,公共休息室内立刻变得无比寂静,大家都在为这种可能而惧怕和烦忧。他们继续谈话直到天色渐明。这会儿炉火早已悄无声息地熄灭了,四人精疲力竭地互相告别,回到寝室睡觉。



黛西记不清自己是怎样完成那些考试的,她整天提心吊胆,随时提防着伏地魔破门而入。每每见到哈利仍然安然无恙地活着,她总是红了眼眶,几乎忍不住要流下泪来。

黛西发自内心地渴望力量,足够保护弟弟的力量。自上次哈利从禁林回来的那天开始,黛西就在斯内普给她补习魔药课知识的时候,变着法的请教他有关攻击和防御的魔咒。斯内普虽然很不高兴她没有全心全意地学习如何配制魔药,不过也确实教了黛西很多东西。考试期间,斯内普也没有停止过对黛西传授魔法心得。他这样尽心尽力,黛西更加不相信他会是一个坏人。多亏了他,她才能在成长为一位出色的巫师的路上,如此快速又坚实地向前迈了一大步。

一阵微风吹拂着黛西的头发,她坐在树下,静静地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一只大鱿鱼躺在温暖的浅水里晒太阳,韦斯莱孪生兄弟和李·乔丹正在轻轻拨弄它的触须。

弗雷德和乔治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果哪一天她倒在了哈利的面前,双胞胎是不是就彻底不会知道她爱慕他们了?这个秘密将会伴着她的死亡,一起藏进坟墓里。

双胞胎像是感受到了黛西的视线,两人转过身朝她挥手,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容。

黛西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心中百感交集。强烈翻涌的悲和喜,已经快要将她吞没。

“多好啊,再也不用复习了。”罗恩快活地吐了口气,伸展四肢躺在草地上,“哈利,高兴一点嘛,一个星期以后我们才会知道考的多么糟糕,没必要现在就为这个担心。”

哈利揉着他的前额。

“我真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自从我上次从禁林里回来,这种疼痛的感觉就一直纠缠着我。”哈利恼火地说,“我的伤疤一直在疼——以前曾经疼过,但从来不像现在这样频繁发作。”

“去找庞弗雷女士看看吧。”赫敏提议道。

“我没有生病,”哈利说,“我认为这是一个警告……意味着危险即将来临……”

罗恩被烈日晒得无精打采,懒洋洋地说:“放松点,哈利。赫敏说的对,这样有邓布利多在,魔法石就不会有危险。不管怎么说,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能够确定斯内普打听到了通过路威的办法。他上次差点被咬断了腿,不会匆匆忙忙再去冒险尝试的。如果连海格都背叛了邓布利多,那么纳威就可以入选英格兰魁地奇球队了。”

哈利点了点头,但他怎么也摆脱不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似乎他忘了做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赫敏说:“这都是考试在作怪。我昨天夜里醒来,忙着复习变形课的笔记,然后突然才想起来,那门课我们已经考过了。”

“不对!”黛西喊道,“不对!”

“怎么了?”哈利问,他被打断了思绪。

“有多少人会整天带着火龙蛋走来走去?在一七零九年的巫师大会上,正式通过了禁止饲养火龙的法案,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黛西觉得蹊跷,“而且那个人玩牌输了,为什么要把火龙蛋给海格而不是掏钱?火龙蛋可是很珍贵的,海格那身装扮像是会参与这么大的赌局的人吗?他怎么就认准了海格呢?偏偏海格最想要的就是一只火龙,海格他有这么幸运?”

“还有——”黛西从树下起身,“当你们问那个陌生人长什么样子的时候,海格不是说过吗?那个玩牌的陌生人不肯脱掉他的兜帽斗篷,海格没有看见他的脸。”

“而那个喝独角兽血的人,不也是戴着个兜帽吗?”

哈利的脸色变得煞白,说,“我们必须马上去找海格。”

“你其余的话我都同意,黛西。”罗恩带着困意说,“但你那个戴兜帽的假设站不住脚,巫师穿兜帽斗篷的多了去了。”他一跃而起,“走吧,不然可能要来不及了。”罗恩拉着哈利,飞跑着穿过场地,往禁林的方向奔去。

“等等——”黛西喘着气,竭力赶上他俩,她拖着赫敏一起跑过去。

“不——黛西——你不能过去——”赫敏气喘吁吁地说,“海格不知道我们告诉了你——你一去——说不定他就什么也不肯说了——”

“那怎么办?”黛西急躁地说,“我不能干等着我弟弟出事!”

“你等着我们回来再一起商量对策。”赫敏说,“而且你没去过海格的木屋,他不像对我们三个人一样对你毫无戒心。我们为他送走了火龙,他现在非常信任我们。”

“你现在要做的是想方设法找个理由……”赫敏压低声音说,“支走弗雷德和乔治。他们两个已经开始询问我们三个,最近拉着你在偷偷干些什么。”

“如果让他们知道,那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赫敏说,“再说了,这事儿风险太大,你想把他们牵连进来吗?”

黛西摇了摇头。



“都已经考完了试,你怎么还这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弗雷德漫不经心地问,“你刚刚跟那三个小鬼悄悄说了些什么?我见他们心焦意乱的,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们……”

“还急吼吼地往禁林跑去,禁林跟你们说的事情有关?”乔治边指挥着黛西下巫师棋边问。

“有关。”黛西没心情继续下棋,腾开位置让乔治和弗雷德对弈。“我们讨论的是我喜欢谁的问题——”

“而我喜欢的人就跟禁林脱不开关系。”她轻声说。

“什么,禁林?”

“你喜欢的人?”

双胞胎显然听清了她的话,纵使公共休息室里面人声嘈杂。

“对。”黛西温和地说。

弗雷德和乔治对自己这样好,那自己就要做到基本的诚实和善良,不该再继续借着朋友的名义以满足自己陪伴他俩的心愿。黛西已经下定了决心,等魔法石的事情了结,她就向双胞胎表白自己的心意。

“谁?”弗雷德面色不善,他和乔治都与禁林扯不上关系。

“你不是不肯承认你有喜欢的人吗?而且据我所知,”乔治盯着那副棋盘,“禁林可没有什么适合跟你谈恋爱的对象。”他迟迟未挪动棋子一步。

双胞胎从前只是烦恼黛西喜欢谁多一点,却未曾设想过黛西不会喜欢他们两人的这种可能。

“你应该早一点说的,黛西。”弗雷德垂头丧气地说,“这跟我们想的不一样。”

他和乔治都一致认为黛西喜欢的是他俩,并对此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怀疑。但是她怎么会不喜欢他们呢?她的眼睛分明不会说谎。

“什么不一样?”黛西说,“我喜欢的人确实和禁林联系紧密,你们原来不是整天都在问吗?怎么我说出口了你们倒还很失望呢?”

“因为这和我们想的答案不一样。”弗雷德说

“和我们要的答案不一样,黛西。”乔治说。

“什么时候我喜欢谁还是由你俩做主的了?”黛西笑了一下,“连我自己也无法掌控的事情,你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那人是谁?”弗雷德心中思绪万千,“不过也不要紧。黛西,我劝你最好放弃,他不适合你。”

“你是怎么知道的?”黛西不甘心地问。

“因为你有更适合的人,黛西。”乔治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最适合的人。”

“是谁?”黛西自问自答,“可我就是喜欢我现在喜欢的人,说不定会喜欢一辈子。”

“反正我想要喜欢一辈子,永永远远地喜欢。”

“你怕人说闲话,想要跟我们撇清关系也是因为他?”弗雷德火急火燎地问,“为了那人?”

“对。”黛西说。

她默默在心里补充道:那两个人。

“你平日里发呆…盯着书傻笑……”乔治露出了难过的表情,“也是因为那个人?”

“对。”她说。

她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两个人。

“你们很快就能知道了。”黛西心平气和地说,“到时候就别再关心这个无聊的问题了。还有,今晚的夜游我不去了。”

“你要去找那个家伙?”弗雷德注视着黛西,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

“是啊。”黛西从扶手椅上起身,没察觉活点地图从袍袖里落到了一旁。乔治迅速捡起那张破旧羊皮纸藏进了自己的衣里,它还带有她的体温。

“估计以后我也不会继续跟着你俩在城堡里瞎逛了。”黛西说,“你们也不必陪我泡在图书馆里了,把精力放在你俩真正爱干的事情上吧。”

她挥手告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弗雷德,你和我想的一样吗?”乔治望着黛西离开的方向。

“我们认识她快两年了吧?”弗雷德沉思道,“如果从快车上见面算起差不多是两年了。”

“黛西个性不算活泼,有时候还喜欢想东想西的,也不爱运动,时常笨手笨脚的……不够坦诚……实在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要不是她长得漂亮,我还坚持不到今天。我一向不喜欢死乞白赖的缠着别人,她偏偏让我这样做了……”

“……迷糊是因为她纯洁天真……容易轻信别人的话是因为她善良,不愿怀疑别人……不爱打扮是因为她过分专注,把精力全部放在了学业上……真奇怪,明明最开始只是冲着她那张好看的脸皮去搭讪……什么时候动了真心呢?越相处越觉得她那些毛病也是闪闪发光的优点……那么多女孩,现在竟然只看得见她一个人……”

“我耐心等到今天,不是为了她的这个答案。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对吧?”

“我想的和你一样,乔治。”弗雷德轻声说。

“就不该因为怕令她为难而畏畏缩缩的,搞迂回战术这一套。”乔治叹息道,“早该对她劈头盖脑的一顿表白,让她的心容不下别人。”

“妈妈也真是的,非要我们把黛西带回去让她见见才肯考虑是否同意我们追求黛西的事情,不然就跟我们断绝母子关系。”弗雷德嘟囔道,“说什么双胞胎不能跟同一个女孩在一起,她未免也太古板了。”

“就今晚吧,弗雷德。”乔治说,“我不想再拖了。”

“看看黛西喜欢的家伙究竟是谁。”他攥紧了手里的活点地图,“把她抢回来。”




评论(3)

热度(5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